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益民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曾在三井物产工作12年,专注于日本经济模式的研究,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等书。2011年,创建【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为大中型企业发展模式的转变提供咨询服务。电子邮箱:baiyimin001@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提“科教兴国”  

2013-01-11 13:5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提“科教兴国”

文章来源: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

美国的经济学是不研究产业经济的,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研究日本经济奇迹和模式的学者也不使用产业经济学的方式。汽车产业不是一个产品,也不是一个产业链,而是需要多个产业领域的技术来完成,因此产业经济更像一个生态系统,既需要大企业作为大树,也需要中小企业作为小草,再加上阳光、空气和水分等外部养分才能自我循环和扩展。日本的财团体制解决了官产商金结合来推动产业进步这一难题,韩国的财阀也是学习日本的财团模式。

——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理事 产业经济学家 白益民

创新既要“自主”又要“开放”

本报记者 佟文立报道

“科教兴国”战略再度提出。

此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官方通稿中已连续三年使用“自主创新”的提法,而非“科教兴国”。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通过长期关注科技领域相关政策的表述发现,今年以来,科技领域政策表述已经出现了多次变化。例如,十八大报告中关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部分提到“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以全球视野谋划和推动创新”。又如12月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同外国专家代表座谈时说,关起门来搞建设不可能成功。

早在今年5月24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由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外交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人民银行、海关总署等8部委共同发布的《关于加快培育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中提出的“构建开放型创新体系”和利用全球资源促进产业创新等内容均与“自主创新”存在一定冲突。

9月23日,正式对外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意见》中,“开放合作”也被放在“为科技创新提供有力保障”的位置上。

10月下旬,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林毅夫教授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公开撰文阐述自己的新结构经济学的要义,并在舆论上引起关注。林毅夫教授主张的观点包括:强调政府必须在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中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以克服外部性和协调的问题;要维持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潜力,最重要的是增强中国经济体引进、创造与利用发展机会的能力,这注定必须以民间经济为主体来实现。

这位致力于学习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学家有着传奇的人生经历,并且是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华人经济学家之一。但在国内,他同时还是一位颇有争议的学者。在美国攻读完农业经济学后,林毅夫教授返回中国内地从事经济问题研究,并提出中国经济发展应该遵循“比较优势”的战略。这个在后来备受争议的“比较优势”战略被形象地概括为“出口8亿条裤子换回1架飞机”的发展模式。

在2005年前后制定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战略的讨论中,林毅夫提出,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可能成为陷阱。他强调,中国现在处在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最经济、最有效的发展方式就是以中国的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分工,这个比较优势当然就是指廉价的劳动力。任何希望超越这一现实国情的选择都应当视为非理性的、不切实际的。

林毅夫关于自主创新的观点曾被科技部的官员概括为“陷阱论”。在中央政府明确了“自主创新”战略后,抨击林毅夫教授“比较优势”观点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此后,林毅夫淡出舆论视野,于2008年2月赴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和首席经济学家。

科技部一位官员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回忆道:“在2003年开展的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战略的研究,大家围绕到底是将自主创新还是将开放创新作为中长期科技发展指导方针,展开过激烈的讨论。‘开放创新’这个概念首先是在2003年由美国哈佛大学提出的,基本思想是指在一个长的产业链和技术链中,一家企业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很好,所以应当把自身的技术优势与其他相关企业的技术优势结合起来,形成互补和共同的竞争优势。这就涉及到两个重要问题。首先,你要做到开放创新,就必须手里有东西,必须有能够与别人进行合作的条件和利益博弈的手段。如果你两手空空,除了引进或依附之外,还能做什么?其次,我们进一步研究还发现,‘开放创新’这个概念包含了在技术上完全不作为的内容。创新作为一个经济学概念,本质上是指在一个生产体系当中引入新的生产要素。以中国轿车工业为例,中国的一些企业不需要在技术上做任何努力,只是招商引资,把世界上各种品牌、资金、关键零部件引到中国来,自己只是提供厂房、劳动力,搞一平三通(场地平整和水通、电通、路通),然后就坐收地租。这种行为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开放创新。把这样一个在内涵上包含技术不作为的概念作为中国科技发展的指导方针,显然是不合适的。”

不过,在经历了十一五时期接连发生的政府采购国家自主创新产品等贸易保护主义式遭受国际压力和一系列重大科技计划项目失败后,国内对于技术创新的理解和对自身缺乏自主创新能力、创新环境恶劣等问题的认识越来越“与国际接轨”。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从北京大学前沿交叉科学研究院获得的一项研究资料显示,截止到目前,中国科学院和各大高校多年来科技成果产业化形成的校办和院办产业占中国GDP的比例在1%上下,换句话说,体制内的科研院所和大学的创新能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中国每年8%的经济增长,对于中国来说,大规模引进技术以推动可持续地经济增长是唯一选择。

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理事、长期关注日本财团的产业经济学家白益民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林毅夫教授关于‘政府必须在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中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以克服外部性和协调的问题’的表达方式太学术化了。美国的经济学是不研究产业经济的,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研究日本经济奇迹和模式的学者也不使用产业经济学的方式。汽车产业不是一个产品,也不是一个产业链,而是需要多个产业领域的技术来完成,因此产业经济更像一个生态系统,既需要大企业作为大树,也需要中小企业作为小草,再加上阳光、空气和水分等外部养分才能自我循环和扩展。日本的财团体制解决了官产商金结合来推动产业进步这一难题,韩国的财阀也是学习日本的财团模式。但从1997亚洲金融危机以后,日本和韩国的大企业模式被国内抛弃了,美国式的资本市场导向和专业化经营模式开始主导了国内的思维。”

这种见解或许能给我们些启示,中国的创新之路还很长,无论是自主创新还是开放创新,都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探索。
文章来源: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出处:《中国产经新闻》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