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益民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曾在三井物产工作12年,专注于日本经济模式的研究,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等书。2011年,创建【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为大中型企业发展模式的转变提供咨询服务。电子邮箱:baiyimin001@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核电难言放弃  

2012-12-18 13:5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电难言放弃

文章来源: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


无论大力发展还是逐步放弃,核电都是一个国家重要的战略选择。


因发动对外战争遭受核打击,因核电支撑经济快速起飞,因遭遇大海啸爆发核泄漏事故,又因核泄漏逐步放弃核电,核能对于日本来说,可谓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2012年5月5日夜间,日本最后一座正在运营的核电站——北海道泊核电站停止发电。这意味着日本国内在役的50座核电机组全部停运。这也是日本42年后再次进入“核电缺失状态”。


日本的“核静默”引发了关于核电的激烈争论。日本会不会决然放弃核电?日本的选择对中国乃至世界核电发展进程有何影响?记者访问了众多专家学者,以廓清疑惑。


迷离:何时重启?


虽然对于放弃核电日本民众和政客的决心似乎很大,但专家均认为日本核电肯定会重启。“生产遭受影响,对重工业和制造业的影响尤其严重。”“考虑到日本经济发展的需要,以及企业对能源的高需求,日本不可能放弃核电。”这是中国国内一些主流媒体和专家的声音。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日本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表示,日本的核电原来多建立在落后地区,这些地区的财政多依赖核电站或核电补贴,有些地区依赖比例高达70%。为核电服务和配套的企业一旦随核电停掉,地方经济难以维持。


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沈宏文也坦言,核电在日本电力结构中所占比例较高,约占30%左右。如果在短期内全面抛弃核电,将会给日本的电力供应和国民经济造成严重伤害。鉴于福岛核事故的恶劣影响以及民众对核电的抵制,预计未来核电在日本电力结构中的比例会逐步下降,但不会全面抛弃。


但是,“核缺失”状态持续多久不好预测。


沈宏文接受《国企》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日本的核电站全部进入检修状态,按照正常情况估计,大概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能实现部分核电开始运行。因此,日本的“核缺失”状态可能会持续一年左右。


“日本重启核电,快的话,7月;慢的话,可能9月。”张季风相对更乐观。不过,他告诉《国企》记者,预测日本核电什么时候重新启动,确实挺困难。因为日本核电缺失状态能持续多长时间,不是一个经济问题,主要是一个政治问题。对于如何处理核电问题,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现在一是忙不过来,二是不愿碰这个地雷引火烧身,否则会因小失大。到了7月,天气十分炎热,如果多数人受不了酷暑,核电重启就可能顺理成章了。


更多的因素也影响着日本核电尽快重启。


对此,张季风说:“第一,作为唯一受过原子弹打击的国家,日本对于核能的感情相当复杂,既好奇又恐惧。在舆论反核的诱导下,不光日本民众,其他国家也会有部分民众难以很快接受核电重启,尽管日本政府对核电站进行过多次压力测试,福岛核危机也是千年一遇的大海啸所致,概率实在很小。第二,日本不像国内人士想象的那样是硬缺电,这也对核电重启构成重大影响。”


这也得到了日本产业经济研究专家白益民的赞同。


白益民告诉《国企》记者,早在福岛核危机之前,日本重化工业已经向海外转移。福岛核危机之后,又加快了转移速度。二十几年来,日本物价没有增长甚至是负增长。更重要的是日本的产业结构比较合理,对能源高度依赖的时代早就过去。用电大户对能源的需求减弱,软缺电对工业企业影响不是特别严重。


“除此之外,日本供电潜力还很巨大,节能技术也是全球领先。”张季风表示,“目前,日本火电开工率不到70%,日本供电能力可以达到现阶段的150%,其中,50台核电机组供电能力只占30%。这就是说,在所有核电机组停止运转的情况下,还有120%的供电能力。只要有石油、天然气,供电就不是问题。即使考虑到石油、天然气的大量进口导致电价出现小幅上涨,也在可接受范围内。日本工业企业利润高、能耗小,受电价上涨影响不大。对于日本民众来说,即使电价上涨20%,三口之家无非一个月多支出1000日元,仅相当于在东京刷一个小时碗的工钱。”


弃核:保持开放


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引爆福岛核危机,给世界核电发展带来重创。之后,瑞士、德国在3月底相继宣布逐步放弃核电。在日本国内,日本首相菅直人在2011年5月表示检讨核电发展计划,放弃2030年核电占比50%的目标。此后,日本政府对所有核电机组陆续开始了停机检修、压力测试。一年内,日本现役50台核电机组全部停运。


2012年5月25日,日本环境相细野豪志召开记者会,表示2030年核电比例应在0%至35%之间,15%可以作为一个基准。日本政府计划成立原子能规制厅,将核电站最长运转时间设定为40年。若将核电站寿命设为40年并允许新增2座核电机组则可以达成15%的目标。


日本该举动被业界专家认为是“逐步放弃核能”的表态。张季风向《国企》记者表示:“日本目前全面弃核的可能性不大;将核电发展目标提升至以前制定的2030年达到50%的目标更没有可能,因为处在地震带上,有许多不可测因素,自然不能大力发展核电。现实的可能是渐次放弃核电,等核电站到期后自然关停。”


对于福岛核危机之前还积极发展核电的日本来说,逐步弃核将是一个重大打击。


沈宏文向记者表示,缺电将减缓日本经济复苏的步伐,拖累日本经济的增长;能源进口的进一步增加,将促使能源对外依存度进一步上升,影响能源安全;日本将加速日本本土制造业和重工业的海外转移步伐,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是产业转移的主要方向。


“更重要的是日元升值,将促使企业走出去。”张季风表示,日本企业也到了新一轮的周期性走出去阶段。金融危机期间,海外负增长,现在是反弹阶段,包括对中国的投资都会增加。至于企业出走造成的产业空洞化问题,日本政府早已有预案应对,不会有太大问题。


尽管日本去核化理念会促使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白益民表示,日本的新能源开发目前打的是概念牌,发展新能源效果有限,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只要石油在200美元/桶以下,日本就没有发展新能源的动力。超过200美元/桶,才会有真正的商业机会。


然而,选择“逐步放弃核能”,其实意味着获得了一个较长的战略回旋期,以便对各种选择保持开放性。也就是说,“逐步放弃核能”其实可能意在“逐步”,而非“放弃”的终点。


“日本不会一下子放弃核能,只会慢慢放弃。为抛弃核能做准备,需要一个博弈的过程。”白益民表示,基于日本的产业金融结构,日本财阀的势力庞大,能够左右日本经济方向。关于核电机组建设的投资在完全安全收回前,谁来补偿以及如何补偿是个问题。博弈过程就包含了众多不确定性。


必须注意的是,瑞士和德国也宣布放弃核电,但并不是立即中止使用核电,而是根据核电站的实际情况顺势关闭核电站,并积极调整能源构成。瑞士媒体就预测,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瑞士的电源结构中核电占比仍接近四成。在决定放弃核电后,瑞士对核电仍然采取开放的态度。瑞士联邦交通、通信和能源部长洛伊特哈德表示,如果未来人们能够掌控更加安全的核聚变技术并将之成功商业化,核能发电的优势可能会再次显现,届时瑞士可能调整政策,重新发展核能。


“有可能仅是作政治秀的德国,2022年前重启核电的可能性较大。”张季风表示,核电毕竟是20世纪最主要的发明。日本福岛核电站遭遇千年一遇大海啸,完全属于不可抗力。相对来说,核电很安全。日本也不会轻言放弃。日本的核电机组到了使用寿命,到时如果有大的技术改进,在追求安全、再安全的前提下,也会重新发展。


日本国内,核电人才比较丰富。渐进式的退核所留下的尖端技术、人才,可以帮助日本到国外开发核电。目前,日本已经在越南做核电项目,与印度也有类似合作计划。这为日本将来占领技术高地保留了核电人才和产业基础,并提供了战略可能。对日本来说,一旦放弃世界上先进的核电技术,就有可能在核电发展上落后中国很多年。这也会成为其未来重新发展核电的重要原因。


中国:稳健发展


一衣带水,日本在核电发展上的一举一动都会对中国产生重要影响。


去年3月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后,国务院紧急启动了核电“国四条”:立即组织对核设施全面安全检查;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用最先进标准对所有在建核电站进行安全评估;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


然而,由于日本与中国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不同,能耗水平不同、产业结构对能源依赖程度不同,两国在核能发展上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业内人士表示,瑞士、德国都有替代核能的理想选择。德国近年来在可再生能源利用方面取得长足进展。放弃核能后,德国并不会缺电。欧洲电网是相连的,德国仍可以进口法国的核电。在核电方面,德国与法国相比并不具备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进口核电则比较划算。


瑞士水力资源很丰富,发展水电潜力大。瑞士曾公开表示,通过大力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继续开发水电和可再生能源,发展智能电网,加强能源领域研发,同时扩大能源进口,瑞士可以在不依靠核电的基础上满足自身的能源需求。


“此次日本调整核电发展战略对中国来说,必定会产生影响。不过,这种影响从长期来看不会太大,持续时间也很短暂。核电大国美国、法国、俄罗斯都没有表示要放弃核电发展。中国要理性看待问题,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绝不能放弃发展核电。”张季风表示,“尽管核泄漏危机的阴影还未散去,时间将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后,也只是头5年影响大。时间一长,民众就能理性看问题,恐惧感也会逐渐消失。等技术革新后,核电会有新一轮发展。我们不能怕溺水,就不游泳了;不能怕事故,就不乘飞机了。”


在减排这一块,发展核电意义更重大。改变以煤电为主的能源结构,实现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15%左右的目标,必须大力发展核电。况且,煤炭并非无穷无尽,总有掏光挖尽的一天。能源战略靠化石能源远远不够,远期来看,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不发展核电没有出路。目前中国核电占比不超过2%,即使实现2020年的目标,也只是4%,发展潜力巨大。


核电发展的另一风向标美国则显示了有别于日本的态度。


据统计,美国核管会至今已经批准了美国71台核电机组的延寿申请。其中21台机组为BWR型,这些机组寿期都延长到60年。更令人惊讶的是,2012年2月上旬,美国核管理委员会宣布批准美国南方电力公司的Vogtle3号和4号两台AP1000核电机组的建造和运行许可证。时隔34年重启核电审批,充分彰显出美国这一能源消费大国对待核电的“积极态度”。


尽管核电发展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不可逆的潮流,然而,我们必须看到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管理问题。鉴于此,张季风和白益民均对中国新建核电工程的质量和管理水平表示担忧。他们坦言,由于中国出现了太多的豆腐渣工程,中国在人口稠密的内陆建核电站肯定行不通。


未来,无论核电在中国电源结构中占多大比例,安全第一的原则绝不能动摇。沈宏文向记者表示:“日本逐步放弃核电,将增强国际反核力量,对于致力于发展核电的国家而言,在能源政策上将会更加谨慎地发展核电,安全性将被置于发展核电的首位。中国应当以日为鉴,充分汲取福岛核电事故的教训,将安全置于核电发展的首位。另外,中国应当适度调整自身的核电发展规划,确保核电安全发展。”


核电,只有确保安全,才是人类能够利用的可靠能源。

文章来源: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出处:《国企》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