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益民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曾在三井物产工作12年,专注于日本经济模式的研究,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等书。2011年,创建【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为大中型企业发展模式的转变提供咨询服务。电子邮箱:baiyimin001@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铁矿石,以中国垄断应对国际垄断  

2010-03-31 23:5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矿石谈判,以中国垄断应对国际垄断

                 ——统一进口,铁矿石谈判占上风

      进口铁矿石已成为中国钢铁业,乃至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辣手事。《读卖新闻》27日报道,日企已与淡水河谷达成协议,从4月起,铁矿石价格将涨至每吨110美元左右。面对全球三大矿商如此咄咄逼人的态度,宝钢、武钢、鞍钢、河北钢铁等十几家钢企老总3月联名上书总理,希望将进口铁矿石问题的解决上升至国家层面。国家出面,能解决铁矿石这个老大难的问题吗?

      让我们先看看铁矿石持续涨价的根源。追根溯源,铁矿石巨头敢于涨价在于中国铁矿石进口的无序。三大铁矿石商是垄断企业,是卡特尔(Cartel,垄断组织的一种表现形式)行为,我们的进口商却都是分散的,各自为主的钢铁厂与铁矿石贸易商进行报价。这种询价大大地放大了中国铁矿石的市场需求。打个比方,一个钢厂如果有100万吨铁矿石需求时会向10个、20个,或更多的贸易商询价,而这些贸易商又把这些信息传递给了铁矿石巨头。而中国有成百上千个这样的企业在全球市场询价,使得中国的需求量被成倍地放大,造成了信息上的混乱。

 

      所以,笔者建议,中国可以考虑变相回到加入WTO以前的体制,建立一个负责铁矿石进口的贸易专营权组织。这个组织就像原来的五矿集团,统一谈判、负责进口有色金属、钢铁等。这样,中国铁矿石的储量、钢铁产量,铁矿石厂家的利润水平、铁矿石的具体需求量等都被隐藏起来,中国就能在谈判中掌握主动。

      在利益平衡以及相互监督上,同样可以采用五矿的股权分化,向全国大中型国民企业(国有、民营)进行股权分化。也就是说,贸易专营权组织不是某一家企业,而是由多家企业组成,代表整个的国家利益负责进口,然后在内部完成分配。

      这种机构跟中粮很类似。对于中国的粮食进口,中粮实际就是一个专营权的组织。有了这样一个组织,中国的粮食才能处于稳定。钢铁就是工业的粮食,对钢铁实行专营权,实行计划经济式的“垄断”行为,实际是针对全球垄断所必需的,不然我们的国家利益会受到巨大损害。

      通过近几年的实际情况来看,中国的钢铁企业扮演的角色仅是,铁矿石价格往上涨,中国的钢铁企业也上调价格,变相地把损失转嫁给了消费者和整个国家。这就让国际铁矿石巨头的涨价行为成为现实可能,这些企业也就成了得益者。然而,中国的钢铁价格和粮食价格一样,不能随着市场价格的变化随意起伏。

      除了对铁矿石统一进口外,还须进行钢铁储备等的国家配套政策。我国的问题在于,经济萧条、铁矿石价格低时,钢铁厂停产了,没有使用国家资本进行钢铁储备。当经济高速发展时,钢铁又供不应求,导致价格飞涨。试想,如果在钢铁低迷期时,库存更多的钢铁,中国就能够从容应对铁矿石需求的大增。

      对于此次钢企老总联名的上书,笔者认为,一部分钢铁企业的老总并不是希望国家出面整顿垄断进口,更多是想向政府施加压力,提高钢铁价格,从而使自身的经营不至于出现亏损。从企业利益出发,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要想彻底摆脱铁矿石谈判困境,也许不能靠不断提高钢铁价格,还是从垄断进口角度想想吧。▲(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环球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229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