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益民的博客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曾在三井物产工作12年,专注于日本经济模式的研究,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等书。2011年,创建【白益民产业经济研究所】(www.baiyimin.com),为大中型企业发展模式的转变提供咨询服务。电子邮箱:baiyimin001@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换技术不如市场换股权  

2010-01-15 14:4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企业向日本财团学习什么

                             ——市场换技术不如市场换股权

                                 ——产融结合不如产、、融结合

                                                                              ——职能部门应向商业服务转变

        白益民,曾在日本最大的综合商社三井物产工作12年,后辞职专门研究日本财团经济模式,曾出版了两本专著:《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和《三井帝国启示录——探寻微观经济的王者》

       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文化相通,研究日本企业的发展模式,更方便为我所用。2009年9月18日,本报记者采访了中航工业投资公司分党组书记魏晓龙阅读《三井帝国在行动》一书后的思考,提出了很多问题。这次,本报记者约访了《三井帝国在行动》的作者白益民先生,请他谈谈中国企业从日本财团的发展模式中到底可以学到什么。

总部职能:商业化的贤妻良母式服务

记者: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纷纷进行重组整合,力图“抱团发展”,形成规模效应,提高竞争力。日本财团如何实现其强大的“狼群效应”?

白益民:我国的企业在整合过程中,主要关注两个问题,一是多元化,一是专业化,在一个集团公司内部,各个子公司必须走专业化的道路,但有一个问题要引起重视:在很多企业,把各个专业化公司关联起来的公共服务没有人去做,或者做得不到位。要想发挥“狼群效应”,这一公共服务工作必不可少,在日本,商社就是提供公共服务的核心机构。日本的财团就像一个大家族,家族能不能繁衍壮大,关键在于有没有一个“贤妻良母”,商社就是这个“贤妻良母”。金融扮演着祖父或父亲的角色,但如果母亲没有发挥好作用,或者是角色缺失,孩子就不能健康成长。中国的很多企业,就缺少这样一个“贤妻良母”。

记者:我们的企业集团总部以及总部的职能部门,不就是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吗?

白益民:我国企业总部的职能部门虽然也是服务性的,但还有浓重的机关性质,不是商业化的。而日本商社的服务大都是商业化的,它们一般从贸易起家,在海内外的贸易扩张中,商社会发现很多商机,这些商机可以调动商社内所有相关资源,把集团内技术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使技术与市场结合起来,变成产品,换成效益,并不断升级,企业得以持续发展。

在日本,商社表面上看是贸易公司,其实本质上是金融机构,它参股很多公司,目的是要与这些企业建立血脉关系、信息通道和交易渠道,把自己的触角深入到多种产业的各个环节,它的职能就是把金融资本变成产业资本,变成技术优势。

如果把我们的企业集团看成一个财团,就必须要有自己的金融机构,金融是“血液”,商社是个“大动脉”,旗下大量的物流企业就相当于“毛细血管”,把“血液”输送到集团的各个企业。同时,集团内还要有发达的“神经系统”——信息情报中心,能够敏锐地感知到市场需求,把市场信息快速传递到集团决策层以及相关企业和部门,决策机构才能知道企业发展方向和产业布局。由于有了金融、物流、技术、信息和产业布局等,整个企业就成为一个有机生命体。

我国很多企业在整合的时候常常强调“产融结合”,其实我认为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产、商、融结合”,而且“商”是最重要的,缺失了“商”的环节,“产”和“融”的结合就比较脆弱,很容易形成僵化体制。特别是在当前全球化竞争愈演愈烈的情形下,企业要建立起一种灵活的、快速反应的机制,就必须要走“产、商、融结合”的道路。

记者:您刚才说到“产、商、融结合”最重要的是“商”,这是不是说,在中国国有企业的转型中,最重要的是要转变观念、机制和作风,从过去的机关作风变为商业服务

白益民:对。中国国有企业应该在内部建立类似军队商学院的机构,让各级企业领军人物、让我们的工程师去学习如何经商,把工程师变成对市场需求非常敏感的“商人”。商业人才在现代企业中的作用,应该引起我们足够重视。

全价值链竞争:关键要树立契约理念

记者:现代企业的竞争,越来越体现为全价值链的竞争,您也多次提到日本的企业在不断地打造自己的“产业组织者”地位,您认为,日本财团是如何控制产业链的?

白益民:过去,我们都是在想着自己的企业如何发展,后来大家意识到,仅靠产品和企业的竞争,结果是必死无疑。现在,我们都知道全产业链竞争的重要性,但大多数企业还是从企业个体的角度出发来建构产业链概念。而事实上,做产业链就如在治理“生态环境”,需要很多企业一起协同来完成。我认为,所谓的产业链竞争,就是每个企业要找准自己在产业链中的位置,而大财团或者是商帮就担当起梳理产业链的角色,把不同的企业安排在产业链的上下游,避免它们在同一个平面中进行恶性竞争。财团内的企业,通过交叉持股、分工协作,找准自己的位置以后,踏踏实实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三井财团对中国钢铁产业的控制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我曾对《环球财经》记者分析,一方面,三井物产凭借其出色的物流管理技术和经验与中国企业合资建立钢铁物流供应链;另一方面,三井财团下属的丰田汽车和其他的日系企业大量地采购钢铁合资企业的产品。通过这两个主要的手段,三井财团在中国钢铁业的影响力得以巩固和发展。

记者:如何构建全价值链高效协同的竞争能力?

白益民:想要高效协同,首先要让协同的企业通过交叉持股等方法,形成利益共同体。其次,高效协同要有原则。300多年前,三井财团的创始人三井高利就制定过“三井家训”,三井家训传递的是一种契约理念,各企业遵循家规,形成了一致的行动方式、思维方式和做事原则。第三,商社要发挥协调的作用。商社除了是一个金融机构以外,还是一个情报机构,在发现商机后,商社会邀请一些相关企业共同投资。特别是在海外市场上,商社发挥的作用更大。那么,对于我们国内的企业集团,也需要大家共同分享商机,共同承担商业风险,这样才能真正发挥出企业集团在全价值产业链竞争上的优势。第四,集团内的企业,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可通过关联交易进行自救。

记者:如何防范全价值链布局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白益民:我拿“火烧赤壁”来打个比方,曹操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把所有的战船都连在一起,而是因为没有做好防火准备。当然了,也可以调整船只连接的方法,不要把100只船都连在一起,可以30只、50只连成一个整体等等。日本的财团,每个产业、每个公司之间,是相对独立的,东芝、丰田等都在独立自主地发展,但它们之间又有关联。关键是要处理好独立和关联的关系。

危机并不是坏事,日本财团都是在危机来临的时候,及时调整产业布局,挺过危机之后,往往是大获全胜,别人的市场、渠道等都尽收囊中。大财团为什么能够挺过危机?并不完全是因为它们拥有雄厚的财力,而是因为在危机来临的时候,它们的组织机构没有散,它是个集体企业。中国的企业集团也应该让集团内的企业之间交叉持股,把企业变成“集体企业”,形成利益共同体,大家共同面对风险是防范风险最有效的办法。

产业布局:学习日本财团的围棋思维

记者:中国的制造业很大程度上是在为外企代工,您认为,如果想要参与全球产业链竞争,逐渐从代工转变成合作伙伴,进而成为“老板”,中国企业还需要做哪些“功课”?

白益民:其实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也在为西方企业做代工。代工有个好处,可以迅速“增肥”,但代工只能在一定的规模范围内做,如果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完全给别人做代工,风险就会很大。日本的企业很聪明,在代工的过程中,他们把技术沉淀下来,其实就是把人才沉淀下来,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中国的企业不能满足于一时的效益,而是应该在代工中迅速学习国外企业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理念,把这些变成自己的财富,进而使自己具备技术升级和管理升级的能力。我们在代工的同时,也要让别人为我们代工,要计算好自己的代工规模,充分发挥代工的市场网络和渠道的作用,为自己的发展壮大奠定基础。在代工的同时,着力发展自己的零部件、整机的研制能力,不同的企业有自己不同的战略布局和发展规划,通过财团和商社把这些不同性质的企业联系起来。

一个国家民族工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策,日本有相应的法律来规范设备进口,一些先进的设备或生产线,国家只允许进口一次,下一次必须要仿制出来,最大限度地避免了重复引进和国内企业在低水平上的恶性竞争。

记者:您刚才讲,像中航工业这样的装备制造企业,应该学习日本的三菱和丰田,您认为,应该主要向他们学习些什么?

白益民:应该学习他们的组织架构、企业文化、雇佣制度和高管层培养制度。企业文化不仅仅是制定一些制度,提出一些口号,更重要的是构建内部的精神体系。高管层的培养更是异常重要。需要强调的是,高管层一定要职业经理化,要用商人来管理企业,而不是“官人”或学者。企业管理者要有商业精神,同时要具备军人的战略管理能力、军人的意志品格,除此而外,还必须有儒家的文化素养,日本把儒家精神归结为“忠、信、仁、义”。“武士、儒、商”是企业高管层的三个基本素质。

记者:您曾说过,日本是中国产业升级的真正阻力,为什么这样说?

白益民:日本是一个国土面积比较小、资源比较稀缺的国家,日本的文化又是比较传统而务实的农耕文化,日本人从骨子里是比较喜欢做产业而不善于搞发明的,这就决定了日本企业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产业升级上。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很多欧美的技术发明,在问世不久,就被日本企业接管过来,形成产业。在美国,申请的实用技术专利排名前十的大公司里,有6家是日本企业,在中国,申请实用技术专利最多的仍然是日本企业。

日本企业对产业的控制是很有谋略的。还拿钢铁业来说,日本在中国宝钢不投资,但是,他们在宝钢的上下游周边布局,比如设备、铁矿石、钢铁物流等,日本企业最擅长的就是把上下游的各种资源调动起来围住对方。这是典型的围棋思维。

记者:我们应该怎样去突破?

白益民:在全球化趋势加剧的今天,国际合作不可避免。有人常说我们要用市场换技术,我不认同这种看法。只有保住市场才能换来技术,当我们的市场被别人蚕食殆尽以后,我们是不可能换来技术的。与其用市场去换技术,不如用市场去换股权。中国企业在与日本企业合作时,必须有清醒的头脑,一定要做到信息对等、交叉持股,形成一种竞合的关系,要用战略性的思维与日本企业合作,这种互换也是将来建立东亚共同体时,中国能够获得平等机会甚至占据主导的关键。

  评论这张
 
阅读(11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